章进展:

地缘政治事件究竟是什么?

地缘政治事件涵盖许多类型,包括当地选举、预算谈判以及关于导弹发射的公民投票等。有时,这些事件低调地发生,未受到外汇市场的注意;另外一些时候,这些事件带来了相当广泛的影响。

选举

选举事件既可以令人兴奋,也可以让人乏味。前者的一个明显示例为 2012 年美国总统大选,由在职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对阵共和党候选人米特·罗姆尼。在这种情况下,金融市场对美国经济的最佳方向有一定的看法,而世界上其他国家有另外的看法。选举之前刚举行过一次市场观察 民意调查,向具有金融意识的读者询问他们属意的投票对象。11,935 张选票中,62.4% 支持罗姆尼和共和党,32.9% 支持奥巴马和民主党,还有 4.6% 为分裂选票。与之相反,《经济学人》杂志曾展开一项选举前民意调查,向全球读者询问他们认为下一任美国总统是谁;结果显示,79.51% 属意奥巴马,19.91% 支持罗姆尼,还有 0.58% 不确定。

美国金融市场明显支持罗姆尼。进入大选时,人们认为罗姆尼当选总统意味着将放松政府监管和更谨慎的财务政策。还有传言称,鉴于上升的美国国债收益率可能提振美元,美联储将提前结束量化宽松政策。

由于大选竞赛紧张焦灼,外汇交易者不愿意在 2012 年 11 月 6 日大选日之前建仓。但美国国债收益率和美元一度获得了罗姆尼获胜前景的鼓舞。最终,许多人对选举结果大失所望,而收益率和美元均出现本能式暴跌。月底,财政悬崖恐慌将避险需求资金导向美国国债,同时,尽管美国收益率下跌,美元再次坚挺。

然而,涉及政治家的选举和丑闻并非总是影响外汇。莱温斯基丑闻几乎没有影响美元。日本大选几乎从不影响日元。2013 年,当德国总理默克尔再次当选后,德国数月都未能组建新任政府,而欧元对这一延迟并无反应。

2016 年特朗普冲击

2016 年美国总统大选中,民意调查中的调查对象普遍看好希拉里,认为她有 95% 以上的胜率。市场较为平静,完全关注于即将到来的美联储加息。但令全世界感到意外的是,美国选民选择了特朗普;他被普遍认为是不正直、不合格的候选人。选举结果刚一公布,市场就开始下跌,其中标普股票指数下跌 500 多个基点,而且美元暴跌。五个小时内,EUR/USD 从 1.0987 飙升至 1.1300。但不到一周,金融分析师和交易者已经改变基调,认为特朗普上台代表美国将开始减税,增加政府支出,放松监管并采取其他有利于经济增长的政策。市场不仅恢复了士气——还以另一种方式出现了突破。通胀预期上升导致 10 年期国债收益率从大选前一日 1.828% 飙升至大选一周后 2.30% 以上。大选后一周内,EUR/USD 从峰值 1.1300 跌至 1.0760,或者美元上涨 500 多个基点。在本例中,冲击(shock)的首字母应该为大写的“S“。

预算、全民公投等

国内事件对世界金融市场有着深远的影响,尤其是当国内事件发生在G7 国家时。2013 年美国预算谈判非常具有争议性,以致于全球投资者不知道如何对冲不利结果。早些时候,当全球或美国出现不确定性时,市场自如地买入美国国债和美元。然而 2013 年 10 月,随着债务上限迫在眉睫,人们感觉这次可能有所不同。德国国债和日本政府债券被作为备选购买方案,保持主要货币处于区间震荡。

“全民公投”一词往往对欧洲具有引发作用;多年来,欧洲曾举行无数次全名公投,而且有许多次带来了全球性的影响。2000 年 9 月,丹麦就是否加入欧元区举行全民公投;这一事件引起了外汇市场的震荡。欧元在投票前下跌,然后在结果出来之后继续走低。这种下跌令人担忧,以致于 2000 年 9 月底,全球央行(美联储、欧洲央行日本央行加拿大央行英国央行买入 15 亿欧元,以抑制欧元的疲势。外汇市场干预,尤其是 G7 国家的联合协作干预,是地缘政治事件的顶峰。

2014 年,克里米亚全民投票导致乌克兰格里夫纳、俄罗斯卢布对被视为避险货币的美元和欧元出现大举抛售。最大一次抛售出现在全民公投之前;当时,格里夫纳和卢布在利好消息之后有所上涨。俄罗斯已在前期过程进行干预,以提振卢布,但很难说是这件事影响了新兴市场;在新兴市场中,土耳其和其他地方曾同时出现干预。

2016 年,退欧全民公投的结果令市场普遍大感意外,导致单个交易时段内,英镑对美元下跌 10%,跌破 GBP/USD 自 1992 年黑色星期三以来的贬值记录。

G7 和 G20 会议

但与之相反,G7 和 G20 半年会议几乎从未导致“地缘政治事件”。20 世纪 90 年代,一位日本财政部官员曾评论说,日本可以通过抛售大量储备中的一部分来撤出对美元的支持——之后,他暂停飞回关岛家中的计划,改为向公众道歉并收回该评论。21 世纪 20 年代,美国财政部长 John Snow 呼吁中国取消人民币的汇率固定制。这是该话题被首次在这样的公共场合提出,而且引发了一定的市场骚动。不久之后,中国确实让人民币与美元脱钩。

通常,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半年会议具有更大的影响力;IMF 将针对各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预测公布一份报告,被称为“世界经济展望”。这份经济报告定期发布,不应被视为政治地缘事件,但近年来 IMF 针对政治以及央行偏向及行为的自由评论除外;该评论指责日本央行和欧洲央行任由通货紧缩的状况加重。G7、G20 和 IMF 会议期间的评论往往具有地缘政治影响,即使这些评论的重要性较为短暂。

武力威胁和战争

任何关于军事冲突的建议往往会引起全球投资者的风险偏好,而且涌入他们认为的避险资产。由于美国财政市场是世界上最具流动性和最深层次的债券市场,面临此类不稳定因素时,美国国债毫无意外地成为了热门需求。但美元并非总是受益于美国国债需求,因为全球投资者可能仅仅将资金从股票和其他金融工具转入债券,但是并不影响外汇市场。如果军事冲突升级,受质疑国家的货币并不一定沦为输家。2006 年 10 月,朝鲜刚进行一项核试验之后,被联合国予以政治制裁;韩元在这种情况下暴跌。但是,被视为流动性缓慢的亚洲货币——日元对美元以及在交叉盘上均遭遇强烈的下行压力。数周之后,随着朝鲜返回六方会谈,韩国股市及韩元获得胜利,日元也反弹走高。

压垮骆驼的稻草

有时,数件地缘政治事件同时发生,导致金融市场极度厌恶风险。2006 年 9 月,Amaranth Advisors 对冲基金在天然气期货市场遭遇大量(60 亿美元以上)亏损;它引发的潜在溢出效应令市场颇感担忧。同时,巴西发生一起关于援助总统 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 的新丑闻,而且厄瓜多尔出现违约恐慌。除了这些复杂局势,还有美国试图对中国采取贸易制裁,而且泰国发生军事政变。巴西 Bovespa 指数和巴西雷亚尔暴跌,而且拉美整体市场的资金普遍流失。亚洲市场紧张不安。这一示例较好地反映了“蔓延效应”;由于这种效应,可能只需少数几个国家的事态发展即可影响整个领域(新兴市场),但这少数几个国家被视为临界点。在这种情况下,而且在新兴市场似乎比平常更具风险的大部分情况下,美元因避险需求而上涨。

测验:

1. 地缘政治事件总是涉及多个国家。

2. 重要的总统大选总是地缘政治事件。

3. 典型的地缘政治事件是外汇市场干预。

4. 您可以预期 G7 或 G20 会议将引发地缘政治事件。

完成

© 2005–2019

EarnForex.com

Design — Mart Studio

Forex trading bears intrinsic risks of loss. You must understand that Forex trading, while potentially profitable, can make you lose your money. Never trade with the money that you cannot afford to lose! Trading with leverage can wipe your account even faster.

CFDs are leveraged products and as such loses may be more than the initial invested capital. Trading in CFDs carry a high level of risk thus may not be appropriate for all investors.